当前位置:首页 >> 最新文章

老少夫妻扎堆离婚为多拿拆迁款有人欢喜有人愁李宁

2020-04-01 02:23:11  十捌娱乐网

老少夫妻扎堆离婚,近日,昆明一村拆迁“按户补偿”,全村老少夫妻扎堆办“离婚”,为多拿拆迁款有人欢喜有人愁,这两天,官渡区民政离婚申请窗口被秧草凹村的村民围住了.

老少夫妻扎堆离婚

老少夫妻扎堆离婚

近日,昆明一村拆迁“按户补偿”,全村老少夫妻扎堆办“离婚”。 这两天,官渡区民政离婚申请窗口被秧草凹村的村民围住了 。

5月19日下午1点半,80岁的单大爹拿着刚刚补办的结婚证,颤巍巍地坐在了官渡区便民服务中心二楼的椅子上。45年前,他的结婚证在一场大火中被烧毁。78岁的老伴符大妈站在一旁,一个劲地说着“太丢人了”!她知道,就在今天,他们刚刚补办的结婚证上,将会盖上一个蓝框框,上面写着:“双方离婚,证件失效。昆明市官渡区婚姻登记处。”这张新的结婚证,他们是为了离婚才补办的。今年是他们绿宝石婚,这原本寓意圣洁和坚固的爱情。这几天,单大爹所在的官渡区秧草凹村的村民,像赶集般地聚拢在这里,目的只有一个——离婚。许多年龄大至八九十岁、小到二三十岁的夫妻,在离婚或准备离婚。这一切,都是因为村子被划归为滇中临空产业园区,面临拆迁,村民们为了争取“按户补偿”而上演的。

昨日下午,离婚登记处成为官渡区便民服务中心整个二楼人最多的地方。“我们村有300年的历史了,现在不少夫妻离婚了,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丢人过,太丢人了!”一位正在办理离婚的村民说。据了解,从5月18日起,该村村民就开始“大规模”离婚。当日离婚20多对,昨日再次增加。村民介绍,未来几天仍会有不少人加入离婚大军。“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来离婚。”另外一个窗口的工作人员说,他工作以来,偶尔见七八对夫妻离婚,但是一个村子这么多人相约离婚的场面从未见过。单大爹说,自己和老伴白手起家,拉扯5个孩子长大,这一辈子都没想过离婚。“我俩感情好,人家说婚姻是千年文书做的约,我们不是今日死就是明日死,还离什么婚。”符大妈说,她从来就没有离婚的想法,“昨天为离婚补拍结婚照,我不高兴,像刀割心,气得饭都吃不下。”

79岁的袁大爹,刚填完申请补领婚姻登记证声明书。他的两个儿子,一个40岁,一个35岁,也都来了。昨天早上,父子3人就各自带着妻子办理离婚手续。“原来哪个会想到我们家有这么丑的事,现在么,丑也不丑了,一村子人都在离婚。”袁大爹说,早几年,他怎么也想不到父子3人居然在同一天离婚。他说,家里加上小孙孙,一共9口人,如今6个人来这里办理离婚。尽管是特殊时期,为了某种目的假离婚,但心里依然难受。他的大儿媳符女士也显得不淡定,她已经领到了暗红色的离婚证。“今天回家,愿意在一处就在一处,不愿在一处就各走各的。”她的话里带几分怒气。正说时,旁边几个女性村民也正在调侃一男性村民:“现在不要说小三小四,即使小五小六也没人管了。”

为什么离婚?村民们给出了同样的答案:拆迁按户头补偿,为了争取更多的补偿金,无论一户有两个人,还是一户有6个人,不少村民为增加户头,选择离婚。“补偿款太低了,也不公平,再说到现在还没跟我们说安置在哪里,让我们投亲靠友,那孩子上学怎么办?”一位大妈说,正是因为这些原因,村民才不满意。昨日,春城晚报记者来到秧草凹村。在进村的路上和村子里随处可见《关于滇中临空产业园项目开发建设拆迁的通告》。通告5月13日发布,上面写着拆迁时限为通告发布之日起45天完成拆迁任务;拆迁协议签订时限为2016年5月13日至2016年6月26日。记者在村子里第四工作组拆迁现场办公室,查到组长郭云坤的电话并试图采访,对方称正在开会,拆迁办有专门的宣传组,随后就没了下文。

以上就是奇丽女性小编为大家带来的老少夫妻扎堆离婚的相关消息,离婚的原因是为多拿拆迁款,补偿款太低,安置在哪里,让我们投亲靠友,孩子上学问题等都是引起村民不满的原因,及所担心的问题.

晋江市新房

天地源·九悦香都

宝能太古城

半山首府

友情链接